YUoo

嘿。

胡乱开了一个脑洞
弟弟这不替哥哥入狱了吗 哥哥也说 要蹚蹚夜晚的道了 夜晚的道应该有两层意思 其中一层就是字面上晚上自己行动吧 可哥哥黑夜恐惧症还没痊愈 这样的话以后病发作了谁来救哥哥 一是韩彬 二是周巡
然后每次哥哥一发作 总会在记忆里回忆弟弟唤他“哥”的声音 结果再一清醒 发现身边不是弟弟

哇靠 这nm 我被自己瞎几把想虐惨了

主题曲是相当应景了 弟弟给哥哥戴上围巾的那一刻 我…
我为兄弟痴 我为兄弟狂 我为关家二人哐哐撞大墙

本来以为Deckard去送宝宝的时候Luke会有什么表现 毕竟听到他死讯把墙打出个坑的就是Luck嘛……结果没有 一点点的失落 于是我就疯狂盯他们两个结尾吃饭时候的位置哈 强森坐桌子另一头 有个给杰森的镜头是在桌子左边最后一个 那他俩就是挨着坐啦!祈祷的时候都手拉手!那他俩也是手拉手啦!!四舍五入就是!!上!!!床啦!!!!
其实也没有很确定 最后镜头拉远的时候拼命辨认啊 感觉就是那俩人的体型吧
……
杰森对宝宝的wink真好看啊 权当对我本人的了

十年Jensen温如言

漠以西风堕:

 看着如今的他们,发现这么多年,Jensen真的被Jared影响了很多。

     他身上许多跟最初不一样的特质都很明显来自于Jared,当然最开始他就是个好男孩儿,安静努力温柔且理性,那个时候他还漂亮得过分,但骨子里男人的很。他说过,他之前有些自我不太关心外界的什么,对了,他都不太喜欢社交网络。但jared不一样,他充满热情,异常感性,他被他影响了。           

    时光往往会让人愈加淡然疏离温和,但是Jensen,十年走来却是越来越温暖而充满感情,一个快四十岁的老男人动不动笑得那么软,当然,一个好看的要命的老男人。毫无疑问这也会是因为spn棒极了的工作环境,他美好的家庭的许多因素,最毫无疑问的还是Jared,因为他和他一起的十年走过了这一切。

     早就感到了这些,忽然想写一写的契机点是Jensen今天发的Facebook,图片是那个签名时见到他激动得哭出来的小妹子。我相信换到多年前他也会探出身体去安慰那个姑娘,但笑容大概不会暖成照片里那个样子,眼角的细纹比他身上的岁月还温柔。他更不会把这个发到网络上,告诉所有人,这个瞬间让他的一天都很棒。哦,他两个社交账号的开始都和jared有关,推特是在见面会上Jared现场教他的,想必私下也没少撺掇。而Facebook,几乎是Jared的AKF的专场,所有的视频差不多满满的都是他们两个。

     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么多年,戏里戏外,Jared拥抱了Jensen多少次,会不会是个多到令人咋舌的数字?大概没有人会统计这个,但所有人都可以在Jensen身上逐渐溢出的温暖上估计这个。

     让我很深刻的有第八季花絮里的一幕,拍摄视角是在高处往下,Sam和Dean发生了一场短暂的争吵后,Dean背过身走开去拉驾驶车门,而Jared毫无预警的绕过impala抱住了Jensen,而Jensen瞬间从一脸的愤愤变成呆呆的茫然。Jared怎么想的?这种事情怎么会是用想的,Jensen生气了,转过身去了,就算戏里,他就是觉得想要抱一抱他。

      Jensen的十年身边的就是这样一个人啊。而Jared却也说,除了Jensen,他不愿意和任何人度过这十年。Jensen,是会称他这个快两米的大个子为my boy的人。

      Jensen其实在感情表达上一直很内敛,即使是已经会没节操的开玩笑开黄腔的现在也是。他很认真,但关乎太深沉的情感上面他一直不像Jared那样习惯于坦白。但我们看到的他对于Jared近乎本能的维护就有很多次,像见面会上不太礼貌的问题,像和航空公司的冲突,虽然他说是他自己也感到不满,但如果不是Jared一向的率性,他的性子一定不会是那个情绪浓烈到公然站出来批评的人。他只是愿意和Jared站在一方。或许也是,Jensen并不激越的锋芒,和Jared一起的话,会堂而皇之的显化。他本就是把一些其他看的淡的人,从前不在意隐藏,如今自然也不会怯于表露,像典型的德州男人一样。

      我知道Jared就像热情的小太阳,但也是那样的敢爱敢恨,他那么明白真切的表达,就是很简单,他就是那么重视Jensen。他是那样高兴,一切走过人生中最重要的长长的数年岁月的,是Jensen。我们猜测是因为什么?绝不仅仅是化学反应。

     在不会出现在任何一个摄像头闪光灯的时候,不会被留在任何一个画面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次,像最开始那年,在酒吧,在他们还不那么熟识的时候,Jensen跑回去,再一次冲进混战堆里把Jared揪出来。后来他们真正相交,更不知道有过多少次,Jensen走过去,和陷入糟糕事情的Jared站在一起,把他带出来。那么感性,那么敏感的Jared,一定一定很喜欢Jensen。像他们说的,他就是他的兄长。Jensen就会是除了他亲哥哥外的婚礼首席伴郎。

     除了岁月留下的东西,没什么能让我踏实的去相信。他们那样的岁月,可以成为我的信仰。

     怎么会有另一个人在一个人身上留下那么多痕迹,看着如今的Jensen,我经常性的去惊叹。大概,刚好是因为Jensen碰见了Jared,也必然,是因为Jensen遇见的是Jared。

     我有时会自找难过的想,如果有一天,Jared离开Jensen——当然这实在不太可能,毕竟家都搬到一起去了。我只是说如果:那么改变了那么多的Jensen一定回不去最初的那个他,而现在更加柔软的Jensen在意的东西更多,却是更容易难过的,而若没有一个Jared在一起,这个世界本是更被当初那个温和理性的Jensen适应的样子,这个样子本没有变过,这个样子会突如其来的鲜明起来。哦,当然,他当然也不会太过怎么样,他有一个很美好的家庭,他是个真正的男人。只是,真的会是很难过很难过的事,一旦想一想,那些年他渐渐软到眉眼间的笑容,被拥抱溢出的温暖,是另一个人带给他的那些变化,就觉得很难过啊。

     可若Jensen不曾变化,终是二十出头那个漂亮内敛,和所有人都谦和疏离的男孩儿,他大概便就是众多中之一我惊艳而过的颜而已。幸好,十年前试镜的休息室里Jared对着光坐在那里。Jensen的那么那么多的种子里的美好被时光顺而自然的蔓延而出。

      Jared很幸运。Jensen很幸运。我很幸运。

      太好了,他们都拥有那么棒的生活。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八达丸:

钉-:



斜方姬:







总结太棒了转一个……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北国的冬天
不!是永远的冬天!
而且!还无法觅食!
只能自给自足!
饥饿等死!

水水水转山:

这首歌真是越听越想哭,

想到了好多好多没能在一起的人。

这几年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两句话,

一句是,

“我还什么都没来得及为你做。”

还有一句就是歌里那句

“我还什么都没对你说。”

---------

开(ひら)いたばかりの花(はな)が散(ち)るのを 
刚刚盛开的花就这麼凋谢 
  

「今年(ことし)も早(はや)いね」と 

「今年也是昙花一现呢」 
  

残念(ざんねん)そうに见(み)ていたあなたは 
如此伤感的注视著的你 

とてもきれいだった 
是那麼美丽 
  

もし今(いま)の私(わたし)を见(み)れたなら 
如果能看见现在的我 
  

どう思(おも)うでしょう 
会怎麼想我 
  

あなた无(な)しで生(い)きてる私(わたし)を 
失去了你孤零零活著的我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あなたが守(まも)った街(まち)のどこかで今日(きょう)も响(ひび)く 
如果今天在你所守护城市的某个角落 

健(すこ)やかな产声(うぶごえ)を闻(き)けたなら 
也能听到新生婴儿健硕哭声的回响 

きっと喜(よろこ)ぶでしょう 
你也会很开心吧
  

私(わたし)たちの続(つづ)きの足音(あしおと) 
我们後代的声音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もう二度(にど)と会(あ)えない なんて信(し)じられない 
不能相信再也见不到你了 
  

まだ何(なに)も伝(つた)えていない 
我还什麽都没告诉你 
  

まだ何(なに)も伝(つた)えていない

我还什麽都没告诉你 


开(ひら)いたばかりの花(はな)が散(ち)るのを 

绽放的花就散落飘零 

  

见(み)ていた木立(こだち)の遣(や)る瀬(せ)无(な)きかな 
是否所见的树林郁郁寡欢呢 
   

どんなに怖(こわ)くたって目(め)を逸(そ)らさないよ 

不论多麼害怕 不要移开目光 
  

全(すべ)ての终(お)わりに 爱(あい)があるなら 
世界的尽头 爱就在那里

有很多话
说不出口
每天过得贪婪又空虚
不知道
自己在干什么

我也是受够了。

说的太棒

利泽物:

到底为什么总有一些孩子都觉得自己杠杠的?成天在那里说喜欢画画喜欢画画喜欢得不得了啦,可是呢又拒绝讨论真正的专业领域基础知识。


比方A君说她喜欢画动漫,画同人,但没有基础,画得不行。这时如果你跟她说要先从人体的比例(只是简单的木头小模型那种)去理解和入手,她绝逼听不进去。B君说觉得她不会画阴影,这时如果提及基础素描,她一样嘴上应承其实根本不拿你的建议当回事。


她们的理由也很简单:我就是有兴趣喜欢画,为什么要学专业知识?


同为画画的兴趣者,我个人对这个观点持中立态度。


但是接下来她们的表现就超出了普通的“兴趣者”的范畴。她们开始表现出“我画得很好”的自信,同时观察别人,专挑一些天真善良的群友下手,不停展示自己的作品,从他们的嘴里撬出赞美的话来。


并且寻觅到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同好,开始互相吹捧。一个小学级别的涂鸦,被说“好棒”,作为回报对方也会来说自己这边“好棒”,接下来两人开始互称太太,说一些自己的(强调是自己的)绘画经验,通常类似于“我随便画的”“没怎么学过就自己画着玩”“慢慢就会了”,诸如此类。


然后他们会“探讨”所谓的专业技术问题,例如“我觉得男生好难画”,一边放出一张客观上的确足够畸形的图来。对面呢,要么“是啊我也觉得”要么“不啊我觉得妹子难画多了”,同时选择性地补个“你画的很好啊”。这样一个讨论的周期算是结束。


你们看,她们谁都不去谈论“人体到底怎么画”这个问题。


这类人观察的对象还有那些真正的画手,被称为大触的那个群体。她们还没膨胀到连真正的水平都不认可的地步,但对于那些大触,她们的态度往往是“触触还要不要人活了”“和巨巨生在一个世界真是对不起”。我承认我自己也是这个心态,但我之所以不屑于她们的言行,是因为我至少有自觉在地上打完滚还是得认头去学,为了有一天能跟那种水平比肩。


她们的感触则只结束在那些感叹之后了。有的病情较重的人则是能做到对触触也采取无视的态度,等到这一波吹捧风平浪静后,再故作高冷地丢点自己的东西(不一定奇烂但一定能看出基础很不牢固),大意为“唉反正我也只能到这种水平”“果然没天赋就是不行”“我也画了N年可是只能到这样”,然后等其他人出来安慰他。


如果让我评价这种人,说真的我只想甩一个字:滚。


不是鄙视你的“水平”也不是鄙视你的“兴趣”而是鄙视你的“态度”和“借口”以及“虚荣”(希望我的引号确实地起到了强调的作用)。


画画这事当然要靠兴趣,我并不是说只凭兴趣有哪里不妥,很多大触也都是因为有了兴趣才开始画画,这些大触里非科班出身的大有人在。


而水平,当然没有人能一步登天,但是态度问题就不是需要时间才看得出来的东西了吧。归根结底一点,为何而画,画得如何,这都是次要,可就是有那种人“画得不好”还要求得到跟其他人“画得好的”一样的称赞,一旦被指出了不足立刻拿“这只是兴趣”来当借口。这类人总是认为基础和专业知识对他们没用,画画让他快乐是因为画画能为他带来别人的赞赏。


很可惜,不学无术=废物,而像这种只想虚荣却没能力也不去学、同时又不敢明着求赞赏的人,比废物还不如。


然后这些人,求关注而懒得改变,就总是保持他们那种兼具了卑怯和狂妄的态度,招摇过市的同时阴暗猥琐,拒绝进步并搜寻他们的同类一起自嗨——于是这个症候群变得越来越庞大,庞大到我写了这么一篇东西来抒发我憋了很久的几个字:


一群傻逼。